NEO 相关


注:仅选载部分问答。

NEO 与 GAS 的供应会发生变化吗?

张铮文:

目前 Neo3 的计划中不包括对 NEO 和 GAS 总供应量的改变,不过在新经济模型的设计过程中,不排除改变这个可能性。最终的决定取决于社区。

你如何看待像Nash这样的项目?是否有潜力成为Neo智能经济的基础?

达鸿飞:

对于任何资产来说,流动性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交易所是保证流动性的关键基础设施。不只是Nash,我们还有比如Switcheo等其它很多非托管式交易所。与中心化交易所相比,它们都有着安全、透明、无需许可等固有优势。Nash独特的构架允许用户可以进行跨链资产交易。接下来几年随着互操作性协议大规模落地,我预测我们将会看到一大批非托管式交易所茁壮成长。

如何区分Neo跟本体的定位与具体应用场景?

达鸿飞:

Neo:数字资产协议

本体:数字身份与数据共享协议

随着互操作性协议的实现,两者都将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石。

Neo 生态在从DeFi这个领域取得了什么进展?

达鸿飞:

NGD的生态发展部门正在与许多DeFi项目密切合作,我们首先会关注稳定币和非委托式交易所

Neo是否打算参与由埃森哲、微软与 Hyperledger 牵头的 ID2020 计划?

达鸿飞:

近期Neo加入了DIF:去中心化身份基金会,埃森哲、微软与Hyperledger也都是该基金会的成员。现阶段,Neo的使命是为下一代互联网打造数字资产协议,这将是NeoID的首要设计目标。

能否简单举例说明智能合约与数字化资产将会如何在现实社会中产生价值?

达鸿飞:

想象一下,你可以凭借个人资产和未来的收入就可以通过银行智能合约自动获得一笔贷款,同时你自己也是该智能合约的拥有者。你的大部分财富都将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储存并随同经济增长,并且不用担心通货膨胀问题。

如果说去中心化是我们的终极目标,Neo现在面临什么困难?如何解决快速发展与去中心化的矛盾?

达鸿飞:

正如小蚁第一部白皮书中所说的,去中心化其实并不是终极目标,而是去除社会等级带来的特权的一种手段之一。不过我相信完全的去中心化会给Neo的发展带来更多不利因素,比如关于重大更新的无休止争论和社区两极分化,都会造成Neo的发展缓慢。目前dBFT面临的问题是投票率低,我们正在研究激励有效投票行动的解决方案。

有些人觉得Neo上应用的数量不够多,您怎么看?

达鸿飞:

活跃dApp的数量是一个衡量标准,但是这些应用的本质更加重要。整个区块链应用市场来看,博彩类应用占比很高,但Neo对这类应用不做鼓励。作为数字资产协议,Neo的优先级是赋能稳定币与非抵押式交易所应用落地。非抵押式交易所加上广泛接受的稳定币,将帮助Neo成为数字资产时代的最佳基础设施。

您认为什么时候区块链才能实现更广泛的商业应用?

达鸿飞:

当人们开始使用区块链进行链下资产数字化并将其作为抵押申请贷款、通过区块链网络进行几乎零成本的跨境转账、在瞬间购买一杯咖啡,到那个时候我会认为区块链商业落地已经准备好了。

转自:https://mp.weixin.qq.com/s/gjD8Mrbb4II6pneE4t8M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