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协议的黄金时代


协议是一个极客话题。这是一种谈论应用的更有趣方式。人们会继续讨论为什么喜欢Gmail或其他电子邮件应用,但并没有很多人对SMTP和IMAP感到兴奋---这是一种允许 gmail 应用与其他电子邮件应用通信的底层电子邮件协议。

开放协议是许多最重要系统的核心。互联网因TCP / IP而运转, 网络因HTTP而运转,电子邮件因SMTP而运转。这些是开发者可在其上构建应用的开放系统。还有很多其他专有协议。但专有协议往往会锁定用户,并为专有协议的所有者(如Microsoft,Apple,Google等)驱动价值。

我们在技术上遇到的一个问题是,在创建和维持开放协议方面,没有大规模的货币激励。如果协议是开放的,就不能用传统手段轻易地货币化。

然而,随着区块链技术和加密代币的出现,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的合伙人Albert 写了一篇重要文章。 以下是其中两段:

然而,现在我们有了一种新的方式,来为创建协议和管理其进化提供激励。我说的是加密代币。你可以将之设想为,为了在某个集市搭上一个搭乘工具,你可能需要购买的代币:不同运营商可以拥有自己的搭乘工具,设定自己以相关代币作单位的价格。你只需购买代币一次(以法币交换),然后可在整个集市中使用它们。通过区块链,我们现在有一种数字化发行和兑换这些代币的方式(底层区块链可以是比特币或以太坊,或自己的区块链,如Steemit )。

一家营利性公司现在可创建一个新协议,并通过保留一些其协议代币,为自己(及其投资者)创造价值。如果协议得到广泛使用,代币将升值。例如,考虑一个去中心化存储服务。任何人都可按照任何语言执行存储协议,只要符合协议规范即可。然后他们可获得相应存储代币报酬。协议的原始创建者,将据协议采用度及自身所保留代币获得报酬(他们可在随后以较高价格售卖这些代币)。这不是假设,已有各种类似协议,包括StorjSIAFilecoin

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拥有的开放协议越多,我们将拥有的开放系统就越多。如果Twitter以这种方式建立和货币化,事情可能会有很大不同。在Twitter早期,有一些第三方应用(Summize for Search,Tweetie for iOS客户端等),都是建立在Twitter的API上。如果Twitter将自己设想成一个协议而不是应用,那么,这些第三方应用就不必与Twitter进行竞争(或被Twitter收购)。但是对于当时Twitter创始人和管理团队而言,从基于协议的商业模式中获益,并不是一条明显的路径。

做个假设,如果采用这种新兴模式,Twitter可能采用基于协议的方式,发布一个加密代币Twokens,用户可从如关注者积累、报告滥用等方面赚取收益。Twitter 创始团队也可出售 Twokens,以资助其运营。加密交易所可做一个Twokens市场,以便任何想对Twitter协议未来价值进行投机的人。

我不是在批评Twitter实际所采取方式。在其早期,我就在那里,对其做法深信无疑,完全支持。这是当时最具经济意义的公司。我也不会说或预测将出现一些新的Twitter竞争对手将使用这种新模式。

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有了一种支持基于协议的商业模式的新模式,我相信,我们将开始看到基于这种新型商业模式之上,创新新协议的兴起。很明显,Albert也相信这一点,USV其他人也相信。正如 Albert 在他的博文所提,我们投资了许多正在采取这种方式的项目。这是一个美好(brave)的新世界,我们正在努力应对它对我们作为投资者的意义,以及我们如何参与和投资这种模式。

但是,正如我在AVC多次说过的那样,我相信相比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更具破坏性。相比适应并采用新商业模式(从售卖软件,到由广告支持的免费软件),对于现有企业而言,适应并采用新技术变革(web到移动)会更容易。

因此,这种新型基于协议的商业模式就像是,如我的合伙人Brad所喜欢称之为的,“场地变化”(“changes of venue”)之一。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可投资宏观趋势。

原文:http://avc.com/2016/07/the-golden-age-of-open-protocols/
作者:Fred Wilson
编译:热爱,子文
校对 & 编辑:子文 @ 币未来 biweil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