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应用


作者:Joel Monegro @ placeholder

本文是 The Blockchain Application Stack (2014) 及 Fat Protocols (2016) 续篇。

在 2014 年,当我开始思考区块链应用架构时,我将其描述为一个功能分层“堆栈”。对此的第一版描述是,底层是一个区块链,加上其上提供特定去中心化服务的覆盖网络( “overlay networks” ),形成共享协议和数据层。在它们之上,独立应用将消费那些协议,并将那些协议的服务重新分配给用户:

区块链应用堆栈(2014)

我当时预计,随着加密( crypto )接管 web ,该架构将在十年之内主导新在线服务。现在,温习此想法至今已有何发展,很有趣。最明显缺陷是,当时认为我们将在比特币之上构建所有(以太坊当时尚未启动)。现在,我们有大量区块链可供选择;我们将“覆盖网络”称为 layer 2 ;“Web3 Application Stack” 是一个更好的称呼。但总体框架似乎是成立的。

其后两年,该模型将我带入备受争议的 “fat protocols” 概念。

对“fat protocols” 的观察,是从前述应用堆栈演变而来。大多数“work”和数据存于协议层,应用倾向提供更多有限界面服务( more limited interface services )。在 2014 年,协议层“商业模式”不明显。但是,随着我们在 USV 投资早期加密,代币的潜力变得更加明显。

在 2014 年和 2016 年,没有很多实际例子可观察。这仍处 IT 历史宏图中的“早期” 。但现在,我们可观察到数百种加密协议和应用。进入 2020 年,在 Placeholder 测试了这些想法的各个方面之后,正是时候,完善旧想法,巩固我们目前为止所学。

一个加密服务架构

大 Web 公司倾向通过将用户锁于专有界面,来扩展其平台,垄断信息。另一方面,加密网络倾向提供单一服务,并且由于它们不控制数据,无法“拥有”界面。专业化之所以有帮助,是因为网络越去中心化,就越难以协调在一单个界面(如 Google,Facebook 或 Amazon)之下的一整套服务。因此,crypto / Web3 中的消费者应用,使用一个加密服务架构( 如 微服务[microservices],但具有主权组件 ),独立地构建于多个“可组合”协议之上。


一个加密服务架构

在 DeFi 中,人们称其为“货币乐高”。考虑一下 Zerion ,Instadapp 和 Multis。他们正在使用许多协议如以太坊,Compound,Maker 和 Uniswap ,构建类 crypto-finance 应用。这允许它们提供一整套金融服务( transactions,borrowing,lending,trading,investing 等),而无需在内部建立所有功能,基础架构和流动性。协议提供跨跨许多界面的特定服务,上层应用共享资源和数据,没有中心化平台风险。共享基础架构,可全面降低成本。crypto 角落如 DAO 和游戏,都出现相同动态。

对于 startups 而言,加密服务架构非常适合。企业家可将许多功能外包给各种网络,以此快速,低成本地启动新应用。在协议成本和资源方面,每个应用都处于平等地位(不同于 web 基础设施如 AWS ,在其之上,应用越小,成本越高 )。上述公司之所以突出,是因为他们在第一轮真正融资之前,就将功能齐全的产品推向市场。对于使用这种新模式的“瘦应用”,其资本效率水平有何可能性,他们是首批对进行观察的人,与之相比,为了与现有在任者进行竞争,web 公司们需要筹集的资本越来越多。

携带你自己的数据

非托管是加密降低应用成本的另一种方式。大 Web 业务模型依赖创建数据垄断,因为将用户锁于专有界面,从其信息提取价值,是最有利可图的方式。相比合作,他们之间更多的是竞争。因此,作为用户,你不得不访问不同平台以获取你的信息碎片。随着安全和新法规成本的增加,数据变成负债( liability )。对于可负担这些成本的公司而言,是有利的。但资源受限的 startups 必须寻找其他模型来竞争。

作为加密用户,你携带你自己的数据。没人拥有垄断性控制力。当你通过连接钱包登录一个加密应用,你正在共享在相关网络中查找信息时所需的 “keys” 。你可与任何应用共享这些 “keys” ,因此,当你从一个界面移动到另一个界面时,你的数据就随你而移。你持有对 “private key” (基本是一个 password ,是对这些数据进行操作所需) 的控制权,如对消息签名或授权交易。因此,你可有效保管你的数据,没有人可未经同意就对其进行操作(除非你将 keys 委托给一个托管人)。

例如,在 crypto-collectibles 界,艺术家可使用 Rare Art 对其作品进行代币化,然后,在 OpenSea 上出售。然后,某人( 如 Jake )可在 Cryptovoxels 上的虚拟画廊中购买及展示它。同样,在 DeFi 中,如果你通过 Zerion 使用 Maker ,然后使用相同的 keys 登录 Instadapp ,你也可立即在那,与你的 Maker 借贷进行交互。通过基于相同标准和网络构建,默认情况下,这些应用可互操作,用户可在界面之间自由移动,而不丢失信息或功能。

加密服务架构与非托管数据模型的结合,使 startups 可更有效地与中心化在任者进行竞争。这与开放标准推动 IT 市场周期的方式相呼应。将所有权和控制权授予用户,可减轻许多成本负担,同时满足当今许多消费者需求。其确实要求公司放弃很多使传统在线服务具有防御性的因素。但是,失去控制权,你获得的是潜在的效率和规模。采用这些模型,可使业务以极低成本运行,应用可从彼此成功中受益,因为它们有助协议级共享资源池。作为网络,瘦应用可更有效地跨市场扩展。Rare Art 上铸造的每件数字艺术品,都间接提高了 OpenSea 的效用价值,Instadapp 上的活动使 Zerion 受益(反之亦然)等。但是,对于许多人而言,似乎不清楚的是,当一切都是开放的,它们如何能够真正创建价值和防御性。

价值捕获 vs 投资回报

Fat Protocols 认为,加密协议将比应用界面“捕获”更多价值。一个常见错误是将价值获取与投资回报混为一谈。许多人得出结论,尽管原始文本将应用层成功视为协议价值增长的一个要求,但是,投资加密应用层,没有回报。需要明确的是,应用层最终总价值较低,并不意味着,应用业务拥有的超额回报机会更少。也不意味着协议总会有回报。价值捕获更多关于 TAM 和其他宏观元素,而收益随不同元素而有变化,如成本基础,增长率和所有权集中度协议和应用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元素的组合方式

通过成本观察价值,是思考价值分布的更精确方式。基本原则是,在市场上,成本是未来价值的重要决定因素。因此,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其成本结构来估计一个市场的价值结构。在加密中,协议层网络承担大部分生产成本,因此,它们需要更多投资–这意味着,更多价值不得不累积于协议层上,才能保持平衡(否则不会发生投资)。应用运行成本更低,所需投资更少,因此,它们自然需求更少的市场价值。但是,相比私有公司,网络的所有权和成本结构更分布式得多。通常,对代币进行投资,将会给你带来未来将成为一个更大得多的 pie 的一个更小份额,才能覆盖掉你的资本成本。

例如,在 ETH 居于 ~$15 billion 网络价值时,购买价值 $10 million 的 ETH ,将让你获得该网络价值的约 0.06% (基于当前供应),为了提供 5 倍回报(至 $50 million ),以太坊市值需要增加 $60 billion 。同时,对一个成功应用业务进行 $1 million 的种子投资,占公司 10% 股份,产生同样的 $50 million,只需添加另外 $490 million 的价值-如果考虑后续增发( follow-ons ),收益则可能不到 $10 million ( and probably for less than $10 million when you account for follow-ons )。

但是,网络和公司以不同方式处理价值。将公共网络的价值从 $20 billion 带到 $90 billion 的力量,与将业务从 $10 million 带到 $500 million 的力量大不相同。每次公开市场上有交易时,代币价格都被混乱地确定,在这种情况下,网络获得和损失更多 value /投资美元,比私有公司更快。复杂性为流入和流出的每投资美元增加了很多杠杆。同时,业务价值可能是一项众所周知的函数( function ),但私人早期投资可能会以无法预测的方式,更具风险。

最后,我们还必须考虑应用之下的所有协议的组合价值,以评估相对值。例如,Zerion 的运行依赖以太坊,Maker,Compound,Uniswap 等。这些网络的组合价值远远大于 Zerion 或其同级的单价值。但同样,这与使用这些协议的应用和公司所产生投资回报没有多大关系。加密网络可能扩展至,可存储数万亿美元的价值,但最终,增长趋于平缓。然后,大部分市场价值可能存储于协议层,而超额投资回报移至拥有更多增长的地方但今天,我们离均衡状态还很遥远,我们同时正在两层寻找高回报机会。

P2B2C

瘦应用的运行成本较低,因为它们将许多成本推向协议和用户。但是,竞争对手可访问同样的生产和数据资源,因此,他们可以传统 Web 上所不可能的方式,相互替代。在某种程度上,其类似零售模式,在零售模式中,店面充当各种商品的“界面”,并通过品牌,curation 和客户体验来自我差异化。但是,不是“ B2B2C ”,而是将加密视为 P2B2C( Protocol to Business to Consumer )。

协议提供特定服务,这些服务在应用层进行捆绑,以分发给消费者。如零售,价格由生产服务的加密网络确定( 如制造商建议零售价),在应用层的公平竞争使任何人都难以进行不公平的抬价。此设置非常适合用户,可解决我们在 web 上遇到的许多问题。但是,这引发了新问题——应用层的可防御性。当一切开放,竞争对手可轻易地相互替代时,如何创造长期商业价值和防御力

在加密中,应用企业不得不创建协议功能之外的价值。许多情况下,订阅或交易费等已知业务模型有意义。但随着基础架构成熟和应用变得更瘦,我们需要新的业务模型。有很多有趣实验。如 Blockstack 通过“app mining”进行创新,NEAR 为其开发者提供特许权使用费结构(均唤起 Amy James 的 salutary protocols 思想)。我很想知道它们如何发展,尽管我尚未确信,协议应主宰其应用的经济性。涵盖全部实验将需要更多段落,因此,在这里,我将聚焦于三种通用策略:建立成本护城河,垂直集成和 user-staker 模型。

建立成本护城河意味着,协议未考虑的中心化成本和外部性。这些成本的规模是一种防御性,因为对于竞争对手而言,要赶上这些,成本非常大。例如,Coinbase 通过捕获用户愿意外包的两个非常昂贵的加密外部性,法币交易和托管,创建大量业务价值,通过经典规模经济来获利。没什么太新的东西。市场不会让 Coinbase 抬升加密交易费,但 Coinbase 会让你交交易所的交易费,以覆盖他们为提供这些服务而必须进行的大量投资。相比之下,如 Zerion 这样的更瘦应用不会内部化那些成本,因此,它们不收取额外费用-但结果,它们无法使用 Coinbase 的业务模型或合理化相同费用。它有效,但成本高昂。

加密中的垂直集成探讨了这种可能性——成功应用可能聚集足够用户以“成为它们自己的供应”。它们可通过将自己转变为它们所集成的协议的“供应方”(如矿工),以及直接为用户提供服务,来做到这一点。我们在带有商店品牌的旧零售模式中看到这一点,随着 Amazon 推广自己的产品,来胜过竞争者的产品,这种情况再次发生。Amazon 在其 storefront 销售的商品,几乎没有利润,然后杠杆化该平台和其完美的需求数据,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创建其自身供应,以此获得增长。加密应用可采取类似举措吗?如果应用稍后分叉网络,会怎么样?市场会允许吗?应用层捕获许多协议控制权,是不得人心的,这是 Web 所发生的事情。但这是一个可能结果。

最后, user-staking 这个想法是关于,杠杆化代币来分配价值和 upside 给用户。通常,其可行,是通过让用户 stake 一定量的应用自身代币(而非协议代币)来解锁一些好处,如折扣或奖励等-但是存在很多变异。乍一看,它们看起来类似于,在其他超商品化市场(如航空公司和信用卡)中用于留客的忠诚度/奖励系统。没有提供任何好处的那些方案除外。创新在于代币模型设计,使用户可从应用增长中获利。通过将用户纳入业务 upside ,它超越了折扣等边际收益。

例如,提供加密抵押贷款的 Nexo 和 Celsius ,以这种方式使用代币。当你使用 NEXO 代币偿还时,Nexo 提供折扣利率。在 Celsius,你 stake 的 CEL 越多,就解锁更好的利率,如果你选择赚取以 CEL 计 ( if you opt to earn in CEL ),则可赚取更好的存款利率。由于 NEXO 和 CEL 代币的供应有限,因此,随着这些应用使用增长,越来越多人购买和使用代币,它们可能升值。因此,除了简单折扣外,还有上行价值。我们甚至在诸如 Blox 等 SAAS 公司中看到这种模式,如果你 stake 其代币,其给你月费折扣。如何将这一概念进一步推向主流?

我最着迷于 user-staking 模型,因为它们代表了真正的商业模型创新。上述示例构建方式,更像传统 Web 应用。与 Zerion 等较瘦应用相比,它们更中心化和更托管化。但是,我喜爱它们的 staking 在于,它们如何改变用户-服务关系。通过数据的中心化,Web 用户被强制锁于内。加密应用,没有同样能力来将你锁于内,即使其构建方式更传统。但是,user-staking 创建一种“选择加入式”的经济锁定(“opt-in” economic lock-in),通过将用户转变为 stakeholders ,使用户受益于服务的成功。它通过用户-所有权( user-ownership )而非将用户锁于内,来创建防御力。这呈现了一系列令人着迷的结果,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加以探讨。

原文: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20/1/30/thin-applications
作者:Joel Monegro
编译:东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