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 Szabo:why Bitcoin took so long


Bitcoin, what took ye so long?

gwern 在事后回顾时,如此问道。

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简短答案是,在当时,bit gold/比特币的想法,远未如 gwern 所认为的那么明显。它们需要大量非常规思维,不仅涉及 gwern 所列安全技术(且恐怕该列表遗漏了最大的安全技术之一,即 Byzantine-resilient peer-to-peer replication),还涉及如何及为什么选择和汇总这些协议。比特币不是一个加密特征列表,而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数学和协议交互系统,其追求一个非常不受欢迎的目标。

尽管安全技术远非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是最大绊脚石-几乎每个听到这个想法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想法。在中本聪之前,我自己,Dai 和 Hal Finney 是我所知道的,唯三足够喜欢这个想法( or in Dai's case his related idea )到,以很大程度去追求这个想法的人。只有 Finney(RPOW)和中本聪受到足够驱动去真正实施这样一个方案。

要解决“为什么”,需准确理解两个困难且几乎总被误解的话题的本质,即信任,及货币本质。密码学专家和对这样一个 "gold bug" 想法可能有共鸣的自由主义者,两者之间的交叠相当小,因为大多数密码学专家是在学术界谋生,分享其政治偏见。甚至是在这样罕见的交点,也很少有人认为这是个好主意。甚至是 gold bugs 也不在乎这一个想法,因为我们已经有了真金,而不是仅仅的 bits ,我们可以通过发行数字证书(其基于存储在真实金库中的真实黄金)来进行在线支付,即之前很流行的电子黄金。除了这些受误导的反应和批评,关于这类技术和货币,还存在许多开放问题和争论点,其中,许多只有通过实际投入使用,并观察其在实践中的运作方式,才能解决,包括经济和安全方面。

为什么比特币背后的想法远非显而易见,以下是一些更具体的原因:

(1)尽管我在 1998 年就提出了 bit gold 的想法(同时,在同一个 private mailing list ,Dai 提出 b-money ),但只有少数人读过这些想法,其大部分直到 2005 年才有公开描述,尽管我更早前已经描述了它的许多部分,例如,关键的 Byzantine-replicated chain-of-signed-transactions 部分,我将其概括为 secure property titles

(2)几乎没有人真正理解货币。我经常被热诚地告知,货币不像那样运行。他们告诉我,黄金无法作为货币运转,直到黄金变得 shiny,或用于电子器件,或其他一些货币之外的东西,才可以。(保险服务是否还必须在一开始就对其他事物有用,例如作为发电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常见论点来自自由主义者,他们将 Menger 对货币起源的描述,错误地阐释为,是货币可能产生的唯一方式(而不是将其阐释为,它产生的方式),并以同样方式,错误应用了米塞斯的回归定理。我在对货币起源的研究中,反驳了这些论点,我建议,任何讨论比特币经济学的人,都应该阅读。

没有像中本聪的 incentive-to-market 计划那样的东西,来改变人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感谢 RAMs 充满了拥有 “计划通缩”的币,现在不乏愿意为它辩护的人。

(3)中本聪改善了我设计中存在的一个重大安全缺陷,即通过要求一个 proof-of-work 成为 Byzantine-resilient peer-to-peer 系统中的一个节点,以减轻一个控制多数节点,从而腐化许多重要安全功能的不可靠方所带来的威胁。事后看,这是另一个明显特征,在先见中,却非常不明显。

(4)不是通过我的自动化市场,而是考虑到以下事实,即难题难度,经常可基于硬件改进和加密学突破(如发现可更快解决 proofs-of-work 的算法)以及需求的不可预测性,有根本上的变化,中本聪设计了一个 Byzantine-agreed 算法,调整难题难度。我无法确定,比特币的这一方面更多是特征( feature ),还是更多是 bug,但确实使其变得更简单。

原文:http://unenumerated.blogspot.com/2011/05/bitcoin-what-took-ye-so-long.html
作者:Nick Szabo
编译:东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