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不是代币,而是如何设计私有经济


来看一下这幅被讨论得非常多的绘画,《图像的背叛》(The Treachery of Images),(“Ceci n'est pas une pipe”;“这不是一个烟斗”),来自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 René Magritte(1898-1967)。

Magritte 强调我们注意,烟斗图像与烟斗本身不是同一事物。他声明,该绘画本身不是一个烟斗; 它只是一个烟斗图像。 因此,其描述为,“这不是一个烟斗”。

同理,代币不是短期胡萝卜,也不是大棒。 只拥有代币,并不意味着即有附于代币的可行商业模式。

在我们正所看到的一系列ICO,在其代币分配实践中,出现了一种趋势:储备一部分代币,用以激励用户参与或行动。

可以不同方式思考这种激励类型,其中一种类似获得免费饮料券。因为你得到一张免费饮料券,所以你进入酒吧,果然,你点了饮料,给人以幻觉---你会被吸引住并留下来,但你真的会留下来,消费更多吗?你可能出于多种原因留下来,但单这张券并不是让你留在那里的关键因素,这只是足够让你在那里作些尝试。

正如公司需要一个强大的价值主张,代币作为你产品的一部分,也需要有一个强大的价值主张:

代币价值主张测试:代币将被谁使用; 如何使用; 为了什么益处而使用;导致什么有价值的交易活动?

---William Mougayar @wmougayar
2017年7月14日

获取用户&让代币与上述用户进行正确“合作”,这是一个双重挑战。要同时做到以下两点,难度系数加倍:1)为你的产品获得临界数量的用户(或开发者),以及2)寻找代币的可持续效用因素。

这给我们带来了代币效用适配(Token Utility Fit,TUF)相关话题。其类似初创项目的产品-市场适配(product-to-market fit,PMF)。可读此文进行复习---产品/市场适配是一个连续统一体

正如PMF,在代币得到明显适配(通过指标得知)之前,你仍然处于假设层面。

这个市场,正在考虑或实施ICO的初创项目和公司,我正看到两种类型,我承认我令人嫉妒---我每周都与其中几个有互动。

一种类型是新的初创项目,旨在将代币设计为新产品的一部分。其目标通常指向一个现有市场,但代币带来新颖性(novelty)。如BlocktixAdEx

另一种类型是现有的创业项目或公司,希望将代币应用于其自身已经运行的模式,其变量在于如何容纳这样的代币。如Kik。还有很多其他正在计划中,我的收件箱被其中一些填满了,场景如下:X公司有一个现有产品,想添加一个代币,我直接让他们专注代币功能,并参考我所写代币经济学一文。

在以上任一情况,所运转代币都是尚待证明的假设。最初,你假设代币将有助用户行为。实际上,只有真正的得到广泛认同的指标(traction metrics),才会告诉你是对,是错,还是需要迭代。

进一步,为某个去中心化协议而设计的代币,与作为某个应用一部分的代币,两者存在差异。关键区别在于,开发者是协议的主要目标,因此,代币效用是面向开发者---通过技术性质的效用用例,如用于执行智能合约的gas;投票权;挖矿;或保证金(security deposits)。 而应用代币,其使用更多与终端用户所将采取的行动相关,如发布内容,参与一个服务,创建一个新服务,或购买/销售某些东西。

理想情况下,你的产品功能与代币是锁步的,同时,代币是透明且居于幕后。如Steemit,其用户专注于自己与内容的自然接触,而他们的钱包根据他们所采取的行动,自动进行贷记或借记。

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不是代币,而是如何设计私有经济。代币只是使能器(enablers)。

---William Mougayar@wmougayar
2017年7月13日

应用代币的新颖性(novelty),在于其所使能的,即一种可产生内部买/卖或收入/支出活动的交易性微型经济,一种循环经济类型。但循环经济并不意味着一个循环(理解为Ponzi)代币。必须完成实际工作,必须创造实际价值,且工作及价值来自用户行动。如果你的用户基础参与度处于初级阶段,那代币可能不是万应灵药,除非它被精确旋进产品,且用户行为同时伴随代币效用。

代币本身,不是你的新商业模式。代币为你及你的用户所使能的,是应聚焦的关键部分。

原文:
http://startupmanagement.org/2017/07/15/a-token-is-not-a-short-term-carrot-ceci-nest-pas-une-pipe/
作者:William Mougayar
编译:一木,半夏时光
校对 & 编辑:一木 @ 币未来 biweil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