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Thesis 概要


2.机会:开源数据

web 商业模式可归结为一件事:收集大量,独特有价值的数据集,通过直接向用户收费,放置广告,抽取交易费用等方式,实现货币化。所有这些商业模式都依赖于数据的封闭和专有。如果公司不同时控制数据库和用户界面,以上方式就不起作用。这给社会带来了巨大成本:通过限制我们获取信息的能力来获取利润,web 现任在位者的存在,阻碍了我们获取真正开放数据的巨大潜力。

紧随信息技术历史和开源大趋势其后,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化信息( democratizing information )是开源趋势的自然下一步,也是下一个创新大机遇。

加密网络( Cryptonetworks )是去中心化信息网络,通过稀缺,可编程的数字代币(或加密资产)进行协调,该代币的供应通过区块链或类似共识网络进行编程和实施。它们不同于中心化网络服务,其服务由独立节点形成的网络生成,这些节点相互协作,以提供一些效用,用以交换这些代币。另一方面,为了消费服务,用户必须持有并“花费”相应代币。代币可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所自由交易,这些代币是被市场定价的。代币价格随着使用量及价值的增加而增加。

首先要注意的是,整个技术堆栈是开源的:硬件,软件,网络,以及现在的数据。为了使独立的匿名节点能够有效协作,以提供一致连续服务,它们必须彼此共享数据。为了创建大规模去中心化服务,协议必须允许任何下载软件的人成为节点,并获得数据库副本。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垄断数据,以此打破数据垄断。

这种创新与晶体管,微处理器,Linux 和 web 一样,它通过使用开源替代方案来极大降低技术的生产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加密网络通过通用经济激励来取代中心化协调,从而极大降低构建和扩展信息网络的成本。

核心开发者构建并维护开源软件,以便利服务,而加密经济激励如果做得好,可激励独立第三方部署和扩展基础架构。它还吸引了大量用户,开发者和企业家,他们将网络推广给朋友、贡献代码,以及基于基础协议创建公司,从而促进网络发展。他们都对该网络感兴趣,并进行直接和间接的合作,使网络成功。这是一种高杠杆商业模式,它为创新者提供了,在接近零资本支出下,达到前所未有规模水平的潜力。

我们也意识到,股份制权益行业模式( joint-stock equity industry model )在计算和分配在线网络所创造实际价值方面,效率低下。股票价值必然是利润的函数;Twitter 的股价只反映 Twitter 公司的货币化数据的能力 - 而不是其服务的实际价值。代币通过直接从用户需求中获取经济价值,来解决这种低效问题( Tokens solve this inefficiency by deriving
financial value directly from user demand),而不是通过提取利润来“征税”。

现在大多数用例都涉及使用代币补偿机器工作(交易处理,文件存储等)。但最大的长期机遇是在这样一种网络中——代币由终端用户自己挣取,如 Steem 。现在,全球数以千计的用户可以分享他们在网上互动时所创建的经济价值。

加密网络提供了一种新机制,利用可编程经济激励机制,在全球范围内组织人类活动。这是一个设计信息网络的机会,这种信息网络通过去中心化基础设施,开放数据以及更广泛地分配价值,可实现前所未有的规模。我们发现的是网络(networks)的原生商业模式 - 事实证明,它涵盖整个经济。

3. 我们如何投资

我们资助去中心化信息网络的发展,该网络通过协议原生稀缺加密资产或代币进行协调。我们的论点是,互联网数据层的去中心化和标准化,正在极大降低信息网络的生产成本,消除数据垄断,并创造新的创新浪潮。加密网络通过用通用经济激励(如比特币)取代成本高昂的中心化协调( 如PayPal ),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些网络引入了一种新的原生数字资产类别,将价值从公司股权转移至去中心化网络代币。

比特币和以太坊正吸引着大量新资本和人才涌入,但市场仍然不成熟,机遇依然新鲜。

我们策略的关键在于,通过为团队创造价值,与企业家建立密切的工作关系。反过来,这些关系会帮助我们了解如何建立、评估和扩展投资组合。

我们投资早期,并随时间推移,建立仓位。承诺资本结构( A committed capital structure ),使我们能够做出长期承诺,并将用例和时间多样性同时注入投资组合( injects both use-case and time diversity into the portfolio)。这种方法使我们可以在机会发展的同时,随着市场,积极地进行投资和发展我们的投资论点,而不是为跟上行业中的许多突变,反复调整全投资组合。我们认为,围绕论点,缓慢进行投资,并坚定信念,是发现机会的最佳途径,这些机会将实现全球规模,并为代币持有者带来最高的长期价值。

我们预计,在四年的投资期内,进行相对较少的投资量(15-20),初始资金规模在典型的种子到 A 轮范围内。我们作为合作人的经验,加上我们个人网络的规模,尤其能在治理,加密经济协议设计,社区管理,战略和组织发展等关键领域提供帮助。

我们珍视与我们的 LPs ,企业家和同行投资者的合作关系。像 ARK 和 USV 一样,我们相信开源我们的知识,并分享我们的想法,会吸引最优秀的企业家,并围绕公司建立一个强大社区。我们与同行公司如 USV ,a16z 和 BlueYard 等拥有广泛合作。

4.市场结构

我们将市场分为三层:基础设施协议,去中心化应用和用户界面(user interfaces)。

基础设施协议,为开发者提供最直接有用的离散服务( discrete service )。协议代币用以获取重要组件如身份,计算,存储,带宽,编码变换等权限。在这一层,我们发现低层区块链,通过扩展性,安全性和共识机制进行差异化。一些协议建立在这些低层区块链之上,提供由不同“矿工”网络所供应的额外服务,但使用低层链来实施加密经济学共识。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有自己的区块链,而 Filecoin ,0x 和 Aragon 则使用以太坊区块链作为其代币的基础设施。

Dapps 可以提供更多垂直用例,满足终端用户。潜在应用范围无限:所有信息网络都可能作为一个去中心化应用来实现(事实证明,大部分经济是某种信息网络)( everything that is an information network could be
implemented as a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and it turns out, most of the economy is an
information network of some kind))。Dapps 依靠基础设施协议来实现关键功能,但将一切与自己的代币绑定在一起。他们的竞争基础在于社区,治理和加密经济学。

终端用户通过各种独立的用户界面,与这些网络进行交互。

有时,界面提供了额外功能,但通常没有自己的代币。例如,尽管 Steem 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的 Reddit 风格的服务作为 dapp,但还有其他界面也可以利用 Steem 的开放数据来提供自己的界面。同样,Coinbase 提供托管钱包,附带其他购买/出售功能。钱包,手机应用,交易所等都属于界面范畴。他们通常采用传统的商业模式,如广告,交易费用或订阅。

经济价值和投资回报按 “肥协议” 所述进行分配:协议和 dapp 层的代币,其服务去中心化,数据开源,其所累积价值比顶层的终端用户界面大得多,提供了整个堆栈中最高的杠杆机会。

5.通过技术周期进行投资

理解供需驱动因素,是制定长期投资策略的关键。我们今天所经历的大部分增长,都受市场供应方的驱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经济成功,以及 web 收益递减,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投资者从消费者网络转移到加密领域。尽管设计、部署和扩展一个功能正常的加密网络,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相比与 Google , Apple , Facebook , Amazon (GAFA)竞争,它的成本要低得多,而且潜在回报如此之高,以至这种涌动转移几乎不可避免。

对这种新型在线服务的总体需求,有各种来源。很大程度上,对机构的长期高度不信任,加上社会经济焦虑的不断酝酿,部分原因是普遍存在,现下无法解决的财富不平等现象。这种对保守当权派的信任缺乏,现在延伸到 GAFA。我们信任网络,但不信任运营商: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用户的长期需求不相容。加密网络通过去中心化权力结构,以更好的协调激励措施,将大部分价值分配给用户,从而缓解这两个问题。

使用 Carlota Perez 在 Technological Revolutions and Financial Capital (2002) 中所述作为框架,我们认为,加密正在从 irruption 阶段过渡到 frenzy 阶段。在狂热阶段,作为金融资本(投机性价值)的资产价格气球比生产资本(效用价值)更快地涌入市场,泡沫上升,然后不可避免的“崩溃”。但相关技术自我定位为新的默认值,许多将界定行业的应用平台在此期间出现。所以,对于拥有长期信念的投资者而言,这是一个在整个周期中捕获某种程度最高回报的机会。

当然,确切时机不可预测。我们确实知道,我们距离流行还很远:互联网泡沫在 2000 年跌至1.2万亿美元之前,达到了约 3-4 万亿美元的峰值,而整个加密领域,现在徘徊在 1500 亿美元左右。很可能,加密领域的“狂热”,将比 web 领域大得多,主要由于这些资产的全球性及大得多的潜在投资者基数。

我们的目标是捕捉“狂热”所提供的一些回报,同时建立这样一个投资组合——能在高度波动的市场中持续存在。管理这种风险的最有效方法是,在正确时间,以正确的基金结构,发展正确的投资理论。

在目前环境中,我们更可能在支持各种用例的“pick and shovels”服务中找到真正的效用价值。像文件存储,内容分发,计算力,GPU flops 等面向开发者的关键基础设施尤为重要,但仍不发达。面向用户的基础设施,在身份,治理,通信和金融服务等领域,也存在早期机遇。

我们预计在途中会出现一些颠簸,且会有几处调整。我们倾向于通过随时间建立和平均仓位,来分散价格和风险,而不是投机。拥有足够资本储备用于随后阶段。

一个重要且强大的细微差别是,理解这个技术周期与以往不同之处在于, 加密网络不会像企业一样死去。只要一个节点继续运转,协议就会继续存在。这表明,在进行长期投资时,选择正确的去中心化系统和正确的加密经济模型的重要性。这些将在狂热中茁壮成长,在崩溃中持续存在,并在加密的整个部署阶段,进行扩展。它将展现,这个领域的一切,如何的新,迷人,不寻常。

6.选择标准

我们的选择流程始于我们的投资论点。我们聚焦于:

  • (1)去中心化的信息网络
  • (2)通过稀缺代币进行协调
  • (3)随着用户对服务需求的增长,网络价值增长

我们相信这些网络将产生最高回报;我们避免选择:使用传统基于收入的商业模式的股权业务;纯粹将代币用作筹款机制或付款方式的中心化服务;私有区块链;以及其他不被描述为“开放”的实践。

我们与团队建立的关系,是我们的最大资产,所以我们选择投资我们可成为其合作伙伴的核心开发团队,并努力成为其社区的重要成员。这种聚焦于创始人的投资方式有三个优势:

  • (1)随着市场发展,我们的投资理念,会随着企业家的实时输入(real-time inputs from the entrepreneurs )而发展;
  • (2)在这个领域,建立我们作为增值投资者的声誉,让我们接触到更多专有交易流程( proprietary deal flow );
  • (3)可获知我们如何随时间,建立(或缩减)各个仓位。

我们的长期优势来自,我们为企业家及其社区所提供,在协议设计,加密经济学,策略和治理方面的直接支持。

在基础设施层面,强大的技术尤其重要,基础设施的新共识算法处于发展中,并且可能会出现边缘案例博弈论的潜力( the potential for edge case game theoretics may arise )。由于这些是开源系统,因此团队构建以及扩展至核心开发者之外,扩展至更广泛的贡献者社区,这非常重要。然而,这并不是这些网络的价值和可防御性的主要驱动力。因为所有软件都是开源的,所以其代码(或数据)没有长期可防御性。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团队进入市场,带有强大技术,但这技术却只是一个克隆版本,是偷取自其他人的技术。会发生这种情况,通常是核心开发者管理不善的结果,市场由此找到了惩罚这种“管理不善”的途径。

用户叛离管理不善的平台,给开发团队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关注社区利益。鉴于加密网络的开源特性扩展到数据层,可以分叉(即复制)整个服务,包括其数据,这造成了分叉性竞争对手的出现。如果一个分叉机构的促进者,能够招募原社区的部分人员,并能够独立发展他们自己的网络,那么最初版本可能会开始失去市场份额。因此,选择具有强大领导力和社区管理能力的创始人至关重要。

理想团队,看起来与传统企业不同:开放,透明,包容和协作的管理风格,胜过传统的等级管理。让社区参与协议的发展和决策,并通过适当的社区治理机制的实施,赋予社区权力,这对于建立社区的忠诚和参与,是关键,长期而言,是社区支撑着一个代币。

领域专业度和执行力仍然很重要,但对创始人所领导的团队的选择也是如此,团队对去中心化的承诺,要远远大于其赚钱的欲望。目前市场充满了机会主义者,想要快速获取钞票。那些以利润为主动力的创始人,更倾向聚焦于短期升值,而不是为网络创造长期价值。

通过探索他们的论文,他们在领域内的记录,以及他们对加密历史的了解,可以了解很多关于团队的情况。"临时工"可能会说服快钱,但不能参与和领导社区。

接下来要评估的是网络加密经济学——用于管理其代币行为的规则和政策,最重要的是代币是如何创建,分配和赚取的。例如,比特币的加密经济学模型规定(1)比特币供应上限为 2100万枚;(2)他们将按一定比例逐步挖出,并以币奖励的形式授予矿工;(3)自由市场竞争决定交易费。最终的效果是,需求驱动型挖矿规模( demand-driven scale in mining),最初是通过通货膨胀(如币奖励)来补贴,这有助于比特币传奇基础设施安全的快速建设。

加密经济模型对于一个网络,正如商业模式对于一家公司,也可以被认为是它的“货币政策”。一种代币的长期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加密经济模型设计和实现质量。市场将选择为最多人提供最大利益的协议,所以我们特别关注社区,创始团队和投资者之间的价值分配。向用户转移更多价值的协议,比将价值过度集中于一小群开发者或投资者的协议,成功可能性更大。

在评估加密经济模型时,我们将重点放在交易量,货币流通速度,代币供应时间表,储蓄率以及其他相关因素等众多变量。

对这些变量在网络规模化时如何相互影响进行建模,揭示了网络中价值的根本驱动因素,以及其经济学中可能存在的缺陷。这项工作对于评估如何在一项投资的生命周期后期建立或减小仓位,也很有用。

加密网络不像公司,更像小型新兴经济体。一个有用的类比是,将网络看作是生产单一可出口产品的国家:

  • 1)共识协议是其宪法
  • 2)社区是选区(constituency)(矿工是供给方,用户是需求方)
  • 3)核心开发者是执行部门:他们编写代码并执行策略,但对协议的任何更改,都需要来自选区的批准
  • 4)代币是内部货币
  • 5)投资者认购货币

这些类比,对于理解代币价值很有用。我们可以通过移植评估国家经济的一些标准——好的治理,健全的货币政策,低腐败,低不平等,生产力趋势等——来更好地理解是什么造就了一种良好加密网络。

我们在既定时间内进行的投资量有限,因此我们的选择过程涉及投资委员会中的每个人,新的机会需要经过漫长的尽职调查。我们的目标是随着网络发展,深入了解货币政策、估值驱动因素和关键绩效指标。当我们参与设计过程时,我们还与核心开发者建立工作关系。然后,我们利用这种理解,预示我们如何随时间建立投资组合,而与市场情绪相独立。

7.投资的生命周期

Chris 的 Crypto J 曲线分析,描述了加密资产生命周期中的三个阶段。白皮书阶段,团队定义和实施“最低可行协议”,它验证网络的功能(此阶段经常有预售);发布阶段是当加密网络的代币首次向公众开放时;以及代币开始在交易所交易时的公共阶段。

在发布后,我们将继续与核心开发者密切合作,积极参与社区。这项工作有助我们理解代币背后的人 - 特别是,我们关注用户与投机者比率,以及这个比率随着时间推移如何变化。在网络上线时,我们也成为“节点”,这让我们可以直接看到在市场之外,它的表现。这有助于我们理解网络的效用价值是如何独立于其代币的价格而增长的,这反过来又会告诉我们,随着时间推移,如何建立(或减小)仓位。

与传统风险基金不同,出售的决定权在我们。当然,不可能定义一个完美的退出点。在内部,我们使用一种简单的启发式方法来决定何时退出:我们寻找的时刻是,当理念得到充分发挥,协议愿景变为现实。如 Steem ,当其服务增长,以至超过 Reddit 时;如 Filecoin ,可能是当数百万台机器支持其网络时。

此外,自愿提前退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也可能会影响我们如何以有趣方式建立投资组合。在风险投资领域,很难摆脱不良投资。在加密领域,如果我们继续相信协议及其社区,但对核心开发团队失去信心,则选择范围可从简单地将仓位在公开市场卖出,转至推广和资助该网络分叉。

8.价值和估值

代币更像国家货币,其价值是其网络中整体活动的足迹体现。

在这种情况下,传统宏观经济模型变得非常有用。例如,我们可以将方程(MV = PQ)应用于网络模型,以揭示随着网络扩展,周转率可能如何影响代币价格。

相关阅读:

cryptoasset valuations by Chris Burniske

信息技术市场周期(简史)

原文:https://ipfs.io/ipfs/QmZL4eT1gxnE168Pmw3KyejW6fUfMNzMgeKMgcWJUfYGRj/Placeholder%20Thesis%20Summary.pdf
作者:Joel Monegro & Chris Burniske
编译:椰子加农炮,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