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链上治理


注:作者为 Vlad Zamfir。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区块链治理,最近我的理解已经变得(我认为)更加清晰。

我正在撰写一篇名为“区块链治理 101 ”的文章。在我完成研究之前,Fred Ehrsam 发表了一篇博文“区块链治理:编程我们的未来”,将区块链治理相关讨论视为一种主要的设计问题。

我并不认为区块链治理(或一般意义上的治理)可以被理解为一种设计问题。我认为这几乎是一个错误想象——这种想象错误地认为,你可以设计和建立一个治理流程——尤其是对于拥有现有流程的现有区块链社区来说,尤其是如果对现有治理流程没有足够了解。

本文不是对区块链治理的介绍,也不会概述关键概念,争议或问题,也不会提供任何区块链治理相关的解决方案或建议,而是反驳 Fred 在其博文中的核心观点,同时警告人们应对这样的建议保持警惕——人们应该尝试建立自己喜欢的形式化治理模式(formalized governance model)——这样的建议没有对现有区块链治理流程的清晰考虑。

我认为 Fred 的意图是好的,他在博文中表达的观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也认为他的这篇博文漏掉了重要概念和背景,以至于我认为这是有害的,需要写篇文章回应。

区块链治理不是一个设计问题

Fred 和我都同意区块链治理非常重要。我认为这是第二个(不是第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它将决定区块链最终是公共物品(public good),还是会对公众形成威胁。仅次于区块链社区的共同目的(合法治理应该承担的目的)。

毫无疑问,治理决策是重要的。区块链治理流程结构可以显著影响治理结果。但是,这并不会使区块链治理成为一个设计问题。

治理是一个过程。它涉及参与这个过程的参与者,产生影响受治理资源的决定。这些决定会对许多利益相关者产生持久影响。

参与者在这个过程中进行协调,他们建立关于治理流程的知识,关于彼此,关于他们的激励和他们的知识状态。这种知识可以是心照不宣的,也可以是规范的,可以是地方性知识,也可以是常识。参与者可以制定强有力的规范(如没有争议的硬分叉)。

参与者的信息和激励制约了他们的参与,这些信息和激励不仅需要在个体背景下,也需要在基础文化背景下加以理解。参与者的信息和激励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是不会立即改变,也不会独立于彼此的激励和知识状态而改变。改变被治理方式的过程并不是魔术,在我们的实践中,是非常人性化的(and in our case it’s also very human)。

所以,即使有可能提出一个理想解决方案来解决“治理设计问题”,参与者也许不可能采用它。参与者已有既有的限制条件,通过协调,采纳任何所提议的治理解决方案。而这些制约因素,或以心照不宣,或当地知识,或是规范及常识的形式出现。

所以,当你提出一个治理建议时,以当前治理过程进行参与的参与者将会自问:“这会对我们现在使用的流程有重大改进吗?”“其他参与者也会这么想吗?”,“从我们当前流程到这个流程,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以及“对现有流程的颠覆是否值得?”

即使你想出了一个理想的治理设计,你也没有为任何人“解决治理问题”,直到它成功地被采纳。

Fred 似乎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信息与“治理的关键组成部分”一样重要,与激励或“协调机制”一样重要(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更广泛的“关键组成部分”——“治理结构”的一个子集)。

在你呼吁革命之前,先看看现有系统

当你提出一个替代性治理流程时,特别是当你建议我们需要一个替代流程时,你宣称“现有的治理流程不够好”,而且你提出“现有流程是否合法?”的问题。

革命并不容易,也非零风险。当你提倡革命,你最好确定革命会成功,新的流程将是有效和合法的。

Fred 的博文显示,他几乎没有认识到比特币或以太坊中存在正常的区块链治理流程。可能是因为 Fred 觉得读者可能已经认定比特币治理被破坏,Vitalik 控制以太坊的治理。

其博文显示出,他对以太坊治理流程如何运作知之甚少。这很正常,因为以太坊治理过程没有得到很好记录,如果不积极参与,就很难理解。这些治理流程随着时间推移而演变,而不是一个制度化的正式模式。

反对链上治理

“链上治理”是指,当链上治理流程决定进行一个升级时,区块链节点自动升级。不需要硬分叉。

采用链上治理非常危险,因为它始终代表一场革命,推翻了管理全节点的流程(a revolution that overthrows the processes that govern full nodes)。

在链下治理模式(目前的规范)下,节点运营商必须有意识地决定是否安装一个硬分叉,以使其节点,与也决定安装该分叉的运营商节点达成共识。

在链下区块链治理模式中,节点运营商的决策过程是区块链治理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因此节点运营商是区块链治理的必要参与者。

链上治理,使节点运营商的参与治理,变得完全没有必要。它使得节点运营商在没有作决策的情况下,直接遵循链上流程所做的决定。默认值是非常强大的:越多的节点遵循默认值,相关节点运营商拒绝安装硬分叉就变得越不可能(从技术上讲,这实际上并不是硬分叉或软分叉)。

为什么这是一个大问题?协议对节点运营商(或他们的用户)没有反 Sybil措施(the protocol doesn’t have an anti-Sybil measure on node operators (or on their users))。这意味通过任何链上治理建议,节点运营商(及其用户)的参与治理权都会被剥夺。

在链下治理中,全节点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检查流程,来平衡软件更改流程的权力。链上治理消除了这个检查流程,以及这个流程所提供的平衡。

反对富豪统治及其所有无限变种

持币者利益和用户利益不是自然对齐。用户必须从持币者处买币,才能使用该区块链。如果用户必须支付更多,持币者将会更喜欢。而用户则希望自己少付一些。

“用户”和“持币者”,两者具有与其角色相对应的不同激励,认识到这点,是至关重要的。仅仅因为你既是用户又是持币者,或者现在大多数用户也是持币者,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将我们的区块链协议或我们的区块链治理过程设计为,支持持币者利益,胜过用户利益。

区块链之间的市场绝对不是完全竞争型。他是高度垄断性的,因为区块链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显然是因为它们是P2P协议,更为巧妙的是因为,不同区块链社区有不同文化)。所以假设持币者想要有利于用户,这种假设是非常冒险的,因为有利于用户,意味着最终币价要下降。

如果链上治理,对节点运营商和用户来说,是一个很大风险,那么由持币多者进行主导的链上治理至少是危险的。任何由持币者投票驱动的链上治理提案都有这个问题。是的,即使它是基于预测市场(futarchy),即使币被锁定(the coins are locked up)。

不仅基于币的链上治理与用户利益不一致,而且与公有链的精神也是对立的。区块链是为了公众,为公众利益服务,并不是为了让加密货币鲸变得更富有。加密货币(如全球社会财富)高度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区块链不应该由任何人拥有......不应该由一小群超级富豪所拥有。

对于我们来说,区块链治理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让一小部分加密货币鲸作出武断决定。

注意事项

我同意 Fred 的一个观点,即对于治理工具和流程实验,区块链本身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工具。我是智能合约中(而非区块链协议的一部分)链上工具的一个粉丝(理论上)。我认为我们应该尝试一下。我也同意,链下工具作为参与者向彼此发出信号(signal)的一种方式,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些工具可以向节点运营商提供一个信号,帮助他们做出决定,而不是“使他们的决策变得不必要”的链上流程。这些工具还可以帮助参与“影响软件存储库变更”的治理流程。

如果我们发现,我们可以使用区块链,构建有用的区块链治理工具,那太棒了!然而,推翻区块链软件实施的管理流程,或全节点的管理流程,可能不是很好的建议。

最后的话(结论)

区块链治理不是一个抽象的设计问题。这是一个应用社会问题(applied social problem)。这个问题定义于现有治理结构背景下,以及当今治理流程中参与者的现有信息与机制背景下。

在我们宣布现有区块链治理流程不存在,不合法,提出替代方案,分叉或倡导革命前,我们需要仔细审视已经拥有的区块链治理流程。

当然,你有权提出把你最喜欢的正式治理模式制度化,以替代现有治理结构。

但是,考虑一下,如果你这样做,你可能正在破坏现有治理流程的合法性。现有流程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可能还未被理解或记录。用你做的东西代替你所不理解的东西,这具有明显的吸引力,但它是鲁莽的。

原文:https://medium.com/@Vlad_Zamfir/against-on-chain-governance-a4ceacd040ca
作者:Vlad Zamfir
编译:Altynai热爱 @ 币未来 biweilai.com